快捷搜索:

云南下关沱茶,家乡的味道

曩昔有段光阴,我先后饮过不合的茶,总感觉每样茶都有每样茶的茶味。在不合心情之时,吃茶品茗的感到是不一样的。绿茶,淡淡的给人自在幽静。红茶,如同冬日暖暖的阳光。依我小我的癖好,喜爱饮用森山之地的茶,也喜偏远僻地的茶,那些地儿的茶不沾尘垢,纯天然绿色。

常说茶缘,也极有事理。有次随亲戚去昆明,就在一处今世茶社饮用到了云南茶。长久以来,在人们的印象中,对云南的普洱茶较深,赞誉近乎过盛。而现在我喝的显着不是普洱茶的味儿。向茶社的侍从扣问,方知道这茶名为下关茶叶,同样出产于云南。以我品茶的经历来论,这下关茶来自于僻地来自于山野,这样的茶纯粹,天然;茶水明黄澄澈,就如琥珀隐含于中。大概对付一个旅人,一杯茶,便充溢了温暖的交谊,脱离昆明时,我便带回来一包下关沱茶。

因为自己是个舞文弄墨之人,在创作苏息的间隙,我爱好泡茶饮用,这是一种逸致,也是让自己放松的最好要领。那日正要泡茶,溘然想起那包下关沱茶来,于是拿出沱茶,弄散了,就开始泡上。不一会房子里便有了淡淡的茶喷鼻,让人仿佛置身乡野田园。品着沱茶,望着窗外洒满阳光,心头非分特别舒爽。我不停以来觉得,各样茶虽都有茶的味道,却各自有各自的风味和特色。这就似乎人,世上所有人都有脸有眼有手有脚,但每小我的性情脾性却迥然。而产于云南下关的沱茶,让我感到到了家乡绿茶的味道,一样的淡淡幽喷鼻,一样的爽口。彷佛因了下关沱茶,随意马虎的便勾起了对付家乡对付旧事的一丝丝的回忆。

某日,一位字画界的同伙来访,看到我那置放茶叶的茶盒里有一个沱茶帽子,就问我是什么茶叶,我说来自云南下关。“那我得要尝尝。”同伙也是个喜茶之人,不过他对南方的茶叶较为青睐。“这可是彩云之南的茶叶,也是‘南’茶啊,你算有口福。”我打趣道。不过我很痛快与朋侪一同品茶。一小我品茶从容恬静,二小我品茶,匆匆膝闲聊,三小我品茶,高谈大年夜论。与同伙商讨畅谈字画艺术之同时,又可品饮幽喷鼻适口的沱茶,真是美事一件。

畅谈中,与同伙便聊到了茶的话题上来。中国的俗话有开门七件事,柴米油盐酱醋茶。可见茶,是通俗人家离不了的饮品。而翻开中国茶的文化,可以发明茶与道结缘甚深。陆羽不做和尚,还俗写《茶经》,由茶入手,阐释了人生与茶的道法,他是以被称为“茶仙”。卢仝好茶成癖,作了许多茶诗,在《茶诗》里道出精辟之语:“七碗通仙”。宋代文豪苏东坡是个异常相识生活情趣的书生。在《汲江煎茶》里,他吟道:活水还须活火烹,自临钓石取深清。大年夜瓢贮月归春瓮,小勺分江天黑瓶。雪乳已翻煎处脚,松风忽作泻时声。枯肠未易禁三碗,坐听荒城是非更。此诗字句巧妙活跃,若非对生活对茶有透彻的感悟,绝难写的如斯力透纸背。苏东坡还精晓茶道,谪居宜兴蜀山讲学时,有“吃茶品茗三绝”之说,而他的“从来佳茗似佳人”,更是其文采风骚的表现了。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